加   美   移   民
Canadian International
Immigration Service Inc.
★ 注册在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
★ 从事加拿大移民留学十多年, 精通中、西、英文
★ 加拿大移民顾问工会会员,加拿大移民事务公证员
★ 专注南美洲/中国投资移民和留学
★ 大量成功南美投资移民个案
★ 代理最多加拿大学校的机构之一
分类导航

CBC News: 三大原因揭示为什么美国新冠病毒患者死亡率高于加拿大

时间: 2020-05-09       来源: 加美移民       点击次数:8 views

加拿大权威媒体CBC News于本周四(5月7日)发布专栏文章,揭示了美国新冠病毒患者死亡率高于加拿大的三大原因。

文章称美国死于新冠状病毒的比率是加拿大的两倍,每百万人中就有200人死亡,而加拿大是每百万人中有100人死亡。

CBC News咨询了五名传染病专家,同时进行了学术调研,以及政府企业数据收集,最终得出的结论指向了三个主要原因:医疗保健制度、政治影响以及一座特殊的城市。

虽然每位专家都同意美国政府在早期应对疫情时失误,但大多数专家表示,特朗普的行政管理问题也是疫情发展至此的其中一个因素。

截至5月8日,美国共有超过131万人感染新冠状病毒,死亡人数超过78,000人。加拿大则有超过6.6万人感染,4,567人死亡。

 

死亡率比确诊病例更可靠

 

死亡率被认为比病例总数更准确地反映了蔓延率,而确诊病例总数则依赖于各辖区之间不一致的检验标准。

多伦多大学流行病学家Ashleigh Tuite表示:“我认为死亡率是疾病活动程度的一个指标。”她说,我们应该从全球范围去看美国与加拿大的疫情,相比而言,美国的死亡率仍远低于西班牙、意大利和比利时。

 

随着疫情的蔓延,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死亡率差异可能还会继续变化。从目前来看,根据欧洲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每天发布的数据,这一差距一直在逐步收窄。

3月份美国人死于新冠状病毒的人均死亡率是加拿大人的3.6倍。在4月上旬是3.1倍,4月下旬是1.7倍,至5月上旬死亡率基本持平。

美国的病例已经对加拿大人产生了直接影响,例如,美国是加拿大安省迄今为止最大的早期输入病例来源国,特别是当病毒在纽约肆虐时。

 

因素一:一座特殊的城市:纽约,纽约

 

很不幸,美国最繁华的城市纽约首当其冲。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大流行病防备研究员Amesh Adalja指出,“最早受到冲击的城市或区域,其准备程度会影响死亡率。”

他说,后来受到冲击的城市不仅受益于人较少,而且还因为有了更多的准备时间。

事实上,根据网站Worldometer汇编的美国州县级数据,如果不包括纽约市郊地区,加拿大和美国47个州之间的死亡率几乎完全相同。

 

无可争议的是,纽约遭受了病毒的重创,而它的标志性特征就是拥挤。

流行病学家认为人口密度是造成风险的一个因素。纽约的人口密度是加拿大最拥挤城市温哥华的两倍。

工作日的每一天,都会有540万人涌进纽约的地铁站,这是多伦多地铁和街车乘客量的6倍。3月初当人们还尚未开始在家工作时,病毒已在市内传播,地铁无疑是其中的主要感染途径。

 

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Jeffrey Harris在一篇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工作论文中描述了这一点,“地铁播下了纽约大规模冠状病毒流行病的种子。”

生于加拿大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和波士顿儿童医院任职的流行病学家John Brownstein形容纽约是“一团很容易被点燃的火”。

 

因素二:医疗制度的影响

 

毫无疑问,美国潜在的医疗问题令情况更加致命。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简称CDC)刚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乔治亚州住院的患者中,有近四分之三的人之前就有健康问题,这让患者的病情在受到新冠病毒感染后变得更加危险。高血压是乔治亚州研究中最常见的健康问题:约67.5%的人有高血压。严重肥胖症也在名单上。

到目前为止,美国是发达国家中肥胖症最高的国家,高血压发病率略高于加拿大。

乔治亚州的研究还同时指出了一个巨大的种族差异 : 医院的新冠病毒患者中, 83%属于非洲裔美国人。

CDC的这项研究表明美国黑人比其他种族更容易受新冠病毒的侵袭。(目前还没有加拿大的可比数据。)

 

这也揭示了在疫情流行之前美国医疗保健系统存在的缺陷。例如,在医疗保健方面,一直有着这样一种差距:有色少数族裔似乎更缺乏医疗保险。

在疫情流行之前,近10%的美国公众缺乏保险,随着人们失去工作和失去雇主提供的保险计划,这一数字可能还会上升。

虽然美国政府承诺会为没有保险的人承担病毒检测和医疗费用,但也有分析指出,其中可能有许多意想不到的费用,而少数族裔和没有保险的人需要到更远的地方去接受检测。

斯坦福大学传染病专家Krutika Kuppalli说,少数群体、农村居民、无家可归者以及那些患有精神疾病和毒瘾的人接受治疗的可能性更小,“这类患者很难接受医疗护理,他们也是最脆弱的群体。”

 

因素三:政治的影响

 

一些来自美国的研究表明,在是否保持社交距离这方面,政治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作用。

这与美国的几项民意调查结果一致,民调显示两党在对待大流行的态度上存在分歧,共和党人对疫情的担心程度要低于民主党人。

芝加哥和德州的大学研究人员上月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在2016年大选中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县镇,当地民众在预感风险、寻求知讯或保持身体距离等方面都不够积极。

研究报告的作者写道:“即使死亡在即,党派偏见仍然会影响人们对事实的看法。”其论文还未经过同行评审。

另一篇文章说,美国人对病毒的预防程度,也可能是受到了政治访谈节目内容的影响。从芝加哥大学研究人员的论文来看,那些喜欢看由Sean Hannity主持的福克斯新闻访谈节目(从最开始就嘲讽这一流行病)的观众,和那些喜欢看由Tucker Carlson主持的另一档福克斯新闻访谈节目的观众(认真面对病毒)相比,前者的观众更不愿接受隔离。

 

谷歌从智能手机上收集到的追踪数据显示,加拿大人比美国人更好地履行了保持社交距离,而且开始得更早。

加拿大安省西安大略大学(Western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和生物统计学主席Saverio Strangesb表示,在大流行病中,向民众传递清晰明确的信息是必不可少的。

他说,加拿大的政治家虽然不完美,但在公共卫生专家的指导下,联邦政府和省政府都在努力传递一致的信息。

 

然而在美国不同的危机阶段,特朗普一再与各州州长发生冲突,批评他们的表现,批评一些州长重新开放的速度太慢,还一度指责乔治亚州的一位共和党盟友重新开放的速度太快。

几位州长对混合信息和缺乏协调反应表示失望,并制定了自己的采购防护设备和遏制病毒的计划。

虽然特朗普在封国和宣传使用口罩上比加拿大行得快,但在传递危机的严重性等基本细节问题上,却摇摆不定。

特朗普在二月还坚称美国很快就会出现零感染。与此同时加拿大的卫生部长已敦促国民储存食物。而眼前美国还在为重新开放争论不休。

美国虽然在疫情大流行的初期遇到了测试失败的阻碍,但现在美国的检测率已逐渐赶上加拿大。

 

目前,美国每百万人中有23,208人接受测试,而加拿大每百万人中则有24,359人接受测试。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大流行病防备研究员Amesh Adalja说:“美国联邦政府肯定要对我们现在的处境负责。一开始就管理不善,而且对威胁还轻描淡写。”

 

(来源:CBC News: https://www.cbc.ca/news/world/covid-19-us-canada-death-rates-1.5553168https://www.cbc.ca/news/world/covid-19-us-canada-death-rates-1.5553168)

 

请点击下面文章链接,了解更多加拿大移民留学资讯:

  1. 加美月刊第23期: 附上最新加拿大投资移民及留学生转移民一览表
  2. 【分析】受疫情影响,应届毕业留学生该如何选择?继续读书还是申请工作签证?
  3. 快讯:加拿大短期签证审理重大变动!旅游签证申请暂停审理,学签工签申请也出新规
  4. 在疫情下,加拿大和美国哪一个国家更为大国之范
  5. 特别报道:加拿大及安省给予留学生的10项疫情福利
  6. 加拿大政府有一暖心政策出台!受疫情影响的中国留学生和访客必读!
  7. 大龄留学生成功案例分享!最省钱的移民方法在这里!
  8. 留学生留学期间工作面面观
  9. 加拿大移民局最新公布:表明疫情下优先处理的申请个案
  10. 加美国际代理了上百所加拿大学校,欢迎同行合作

 

 







更多资讯,请拨打加美移民免费电话:905-604-4933(8条线)